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熱點關注 >正文

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核查督察有關情況的通報

2020-01-15 10:18:40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

按照國家自然資源總督察統一部署,國家自然資源督察機構于2019年10月底至11月在全國組織開展了三調核查工作督察,重點督察了128個縣級調查單元,核查圖斑170.2萬個,發現問題圖斑1.2萬個,占核查圖斑總數的0.7%。為進一步強化警示提醒,督促各地抓緊整改糾正問題,將督察發現的53個調查不實典型案例進行公開。

一、北京市大興區三調作業單位蒼穹數碼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將圖斑錯誤調查為其他草地,大興區三調辦未督促整改到位,市級核查未發現

2019年5月,大興區三調作業單位蒼穹數碼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不認真,在調查長子營鎮上黎城村一塊圖斑時,作業人員在“國土調查記錄表(電子手簿)”中記錄“院內都是雜樹,果樹樹苗等”,但仍將該圖斑整體調為其他草地。該圖斑占地面積87.34畝,圖斑北側林地面積32.22畝。大興區三調辦自查發現該問題,但未督促整改到位,市級核查未發現該問題。

二、北京市平谷區三調作業單位北京地星偉業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將圖斑錯誤調查為水澆地,平谷區三調辦未督促整改到位,市級核查未發現

2019年3月下旬,平谷區三調作業單位北京地星偉業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不認真,在調查黃松峪鄉黑豆峪村一塊圖斑時,作業人員以“郁閉度不能維持原來園地的地類,地上有地膜覆蓋”為由,將園地、林地等其他農用地調查為水澆地。該圖斑面積143.30畝,原地類為園地,現狀為農業局密植園,實地種植的櫻桃樹,地表有地壟。該圖斑在回頭看平谷區三調辦自查(7.22-8.16)里記錄“密植園,農業局試驗田”,監理單位曾抽查該圖斑,并指出調查錯誤“照片未呈現耕地特征”,但監理單位、區三調辦未監督整改到位,市級核查未發現該問題。

三、天津市國土測繪中心將靜海區其他林地錯誤調查為內陸灘涂,靜海區三調辦自查未發現,天津市三調辦核查未發現

天津市靜海區三調作業單位天津市國土測繪中心利用高清影像內業判讀,將位于天津市靜海區團泊洼水庫管理處的一塊圖斑內416畝其他林地調查為內陸灘涂。監理單位天津市勘察院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靜海區三調辦、天津市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天津市國土測繪中心將濱海新區設施農用地錯誤調查為沿海灘涂,濱海新區三調辦自查未發現,天津市三調辦核查未發現

天津市濱海新區三調作業單位天津市國土測繪中心利用高清影像內業判讀,將位于天津市濱海新區馬棚口一村一塊圖斑內的296畝養殖水面調查為沿海灘涂。監理單位天津市勘察院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濱海新區三調辦、天津市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五、石家莊晉州市三調作業單位北京帝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將園地錯誤調查為水澆地,省級、縣級核查均未發現

石家莊晉州市三調作業單位北京帝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關作業人員未按照規定赴實地開展地塊調查工作,內業判讀工作不認真,將位于石家莊晉州市營里鎮大尚村影像顯示明顯為林木特征,實地為種植梨樹的156.66畝果園地錯誤調查為水澆地,且在后續自檢工作中未發現錯誤。省級和縣級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六、保定市蓮池區三調作業單位邯鄲市恒達地理信息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將耕地、園地、林地等農用地錯誤調查為建設用地,省級、縣級核查均未發現

保定市蓮池區三調作業單位邯鄲市恒達地理信息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工作不認真,違反技術規程,將位于保定市蓮池區五堯鄉河北農業大學內種植蔬菜、花卉、林木等3個地塊471.39畝教學科研服務基地錯誤調查為建設用地,且在后續自檢工作中未發現錯誤。省級和縣級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七、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區三調作業單位山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將工業用地調查為設施農用地,且圖斑邊界調繪錯誤,忻府區三調辦落實整改不到位

忻州市忻府區三調作業單位山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在調查忻州市忻府區秀容街道辦事處東石村相鄰的兩個圖斑時,未全面勘察圖斑現場,將發酵秸稈加工廠工業用地63.02畝調查為設施農用地;對其中一塊圖斑,未實地踏勘圖斑北側邊界現狀范圍,只在圖斑南側邊界拍攝照片,依據遙感影像直接調繪圖斑邊界,僅調繪面積16.06畝,相鄰的21.44畝相同用地性質土地未被調繪及補測劃入圖斑內。忻府區監理單位及三調辦對上述兩個圖斑未嚴格審查實地舉證照片,直接上報省級核查,省級三調辦核查發現上述兩個圖斑調查錯誤問題并要求整改,但忻府區三調辦落實整改不到位。

八、山西省大同市平城區三調作業單位山西省煤炭地質115勘查院將耕地調查為未利用地,將林地調查為耕地,平城區三調辦及監理單位均未發現

山西省大同市平城區三調作業單位山西省煤炭地質115勘查院在調查水泊寺鄉艾莊村一塊圖斑時,將實地有明顯耕種痕跡的182.01畝旱地調查為裸土地;在調查馬軍營鄉安家小村一塊圖斑時,對31.09畝邊界明顯的旱地、灌木林地、喬木林地未開展實地核查,直接將整圖斑調查為旱地,其中將10.19畝林地錯調為旱地。平城區監理單位及三調辦均未發現上述兩個圖斑問題。

九、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元寶山區三調作業單位廣州南方測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元寶山區三調辦及自治區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元寶山區三調作業單位廣州南方測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調查工作不實,質量管控不嚴,在調查赤峰市元寶山區平莊鎮前進村一塊圖斑時,僅參考2016年土地利用現狀、遙感影像、國家預判結果,未進行實地核查按照實地利用現狀認定地類,該圖斑實際現狀為錦繡山莊果蔬專業合作社辦公樓,占地面積4.44畝,應調查為建設用地,但錯誤調查為設施農用地。內蒙古自治區、元寶山區三調辦以及監理單位北京航天宏圖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均未發現該問題。

十、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元寶山區三調作業單位廣州南方測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將部分建設用地調查為耕地,監理單位、元寶山區三調辦及自治區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元寶山區三調作業單位廣州南方測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調查工作不實,質量管控不嚴,在調查赤峰市元寶山區平莊鎮馬蹄營子村一塊圖斑時,僅參考2016年土地利用現狀、遙感影像、國家預判結果,未進行實地核查按照實地利用現狀認定地類,該圖斑中有部分地塊實地已堆放木板、加工機械等雜物,占地面積為115.67畝。該圖斑面積為385.58畝,應細化拆分,其中115.67畝應調為建設用地,但圖斑整體被錯誤調查為耕地。內蒙古自治區、元寶山區三調辦及監理單位均未發現該問題。

十一、遼寧省瓦房店市三調作業單位四川旭普信息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及省級核查均未發現

瓦房店市謝屯鎮三調作業單位四川旭普信息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在未實地核查的情況下,僅通過影像,以承諾舉證方式將面積4.06畝的建設用地圖斑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及省級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十二、遼寧省瓦房店市三調作業單位中冶沈勘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將其他草地類圖斑調查為旱地,監理單位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及省級核查均未發現

瓦房店市老虎屯鎮三調作業單位中冶沈勘工程技術有限公司未到現場調查,在數據庫地類與遙感影像不一致的情況下,將面積249畝的圖斑整體調查為旱地,經實地量算,其中其他草地面積150畝,應分割圖斑而未分割。監理單位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和省級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十三、吉林省長春德惠市三調作業單位吉林省乾元地質工程有限公司將旱地調查為農村道路,監理單位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及省級核查均未發現

德惠市三調作業單位吉林省乾元地質工程有限公司在舉證照片明顯為旱地的情況下,將旱地圖斑調查為農村道路,圖斑面積62.13畝。監理單位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和省級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十四、黑龍江省集賢縣紅興隆農墾三調作業單位黑龍江省本原國土資源勘測規劃技術服務中心有限公司將耕地調查為其他草地,省級核查未發現

集賢縣紅興隆農墾三調作業單位黑龍江省本原國土資源勘測規劃技術服務中心有限公司,應分割圖斑未分割,將實際現狀為水田、旱地、其他草地的圖斑整體調查為其他草地,面積104.65畝。省級核查未發現該問題。

十五、上海市松江區三調作業單位中國建筑材料工業地質勘查中心遼寧總隊將建設用地調查為耕地, 松江區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市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該圖斑位于上海市松江區小昆山鎮徐莊村,總面積為305.99畝。督察組實地核查發現圖斑范圍內東北角有一處臨時工棚,面積16.23畝,為已批準的臨時用地(滬松府土〔2018〕228號),批準面積19.75畝。2017年和2018年遙感影像顯示,該工棚于2018年建成。2019年2月,中國建筑材料工業地質勘查中心遼寧總隊三調人員調查過程中,未按實地利用現狀調查認定地類,舉證照片不足,未拍攝到工棚等建筑,將整圖斑調查為水田,導致地類調查錯誤。松江區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該問題,市三調辦發現該問題但未督促整改到位。

十六、寧波市奉化區三調作業單位廣東華遠國土工程有限公司將水田調查為旱地,奉化區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省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奉化區溪口鎮石門村一塊圖斑,面積387.40畝,2016年變更調查地類為旱地。經督察組實地核查,該地塊內有溝渠等灌溉設施,有水源保證,其中,約三分之二呈現出水稻收割后的狀態,另三分之一處于休耕狀態。經核查,該圖斑地塊實施過“旱改水”項目,并于2015年12月28日通過驗收(批準文號:奉政發〔2015〕408號)。作業單位廣東華遠國土工程有限公司未到現場,直接將該圖斑調查認定為旱地。奉化區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該問題。省級核查發現指出問題后,奉化區未整改到位,省三調辦未嚴格把關即上報。

十七、杭州市余杭區三調作業單位浙江臻善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調查為水田,省三調辦、余杭區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在核查中均未發現

余杭區南苑街道翁梅村一塊圖斑,面積14.62畝,原地類主要是水田和河流水面,工作人員認定為水田。經督察組調查,圖斑內部分地塊上調查時點前已建成垃圾中轉站,面積5.4畝,應調查認定為建設用地。作業單位浙江臻善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到實地調查,僅憑三調的影像將該圖斑全部調查認定為水田。省三調辦、余杭區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在核查中均未發現該問題。

十八、湖州市長興縣三調作業單位北京新興華安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將園地、林地等其他農用地調查為耕地,長興縣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省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長興縣和平鎮王村一塊圖斑,面積36.67畝,原地類為有林地、其他草地,面積分別為19.77畝、16.90畝,工作人員認定為旱地。經督察組調查,調查時點前該圖斑地塊實地為園地和林地。北京新興華安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員未到實地調查,僅憑國家下發的影像內業判讀認定為旱地。長興縣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該問題。省級核查指出該圖斑地類錯誤、舉證缺失、地類與影像不一致等問題,但長興縣未整改到位,省三調辦未嚴格把關即上報。

十九、漳州市漳浦縣三調作業單位福建省地質測繪院將園地調查為建設用地,漳浦縣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省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漳浦縣長橋鎮東升村一塊面積143.87畝的圖斑,實地種植荔枝樹等果樹127.31畝,晾曬木板的工業用地16.56畝,均達到上圖面積,應分割為兩個圖斑進行調查。福建省地質測繪院工作人員未進行分割,將兩個圖斑作為一個圖斑調查為工業用地。縣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該問題。省三調辦于9月7日指出該圖斑應舉證未舉證;10月19日指出該圖斑內部存在最小圖斑未分割的問題。10月20日,漳浦縣三調辦向省三調辦作出“已監督作業單位根據省三調辦檢查發現的錯誤,全面完成一類錯誤圖斑整改”的書面說明。省三調辦根據上述說明,沒有對地方整改糾正情況進行再次核查,將三調成果上報。

二十、三明市永安市三調作業單位廈門閩礦測繪院將園地調查為其他草地,永安市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均未發現,省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永安市西洋鎮內爐村一塊圖斑,是國家下發的不一致圖斑,面積117.19畝,實地為種植李子樹的果園,2016年變更調查地類為其他草地113.79畝、林地3.4畝。廈門閩礦測繪院工作人員未將該圖斑列入不一致圖斑,未按規定到實地調查,按照2016年變更調查地類認定為其他草地。永安市三調辦和監理單位未發現該問題。8月17日,省三調辦核查指出該圖斑應舉證未舉證,要求永安市三調辦集中整改,并簽署整改到位承諾函。8月27日,永安市三調辦簽署整改到位承諾函。省三調辦未對整改糾正情況進行再次核查,直接將三調成果上報全國三調辦。

二十一、福州市羅源縣三調作業單位福建華譜空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調查為耕地等其他農用地,羅源縣三調辦和監理單位核查均未發現,省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羅源縣霍口畬族鄉大王里村的4個圖斑,實地為羅源縣霍口水庫魚類增殖放流站,面積22.84畝,2018年底該站主體建筑已完工,目前已投入使用,按要求應該調查為建設用地。2019年3月16日,福建華譜空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在實地調查過程中,認為該圖斑在國家下發的影像中還是水田、林地等農用地,應調查認定為水田19.61畝、喬木林地(標注工程恢復)1.6畝、其他林地(標注工程恢復)1.63畝,造成地類調查錯誤。縣三調辦和監理單位在自檢過程中未發現該問題。6月13日,省級三調辦核查指出該圖斑內部存在超過上圖面積的其他地類圖斑,羅源縣未整改到位。6月28日,省三調辦以“國家下發的影像還是林地、水田等農用地,沒有建筑物,影像支持地類認定”的理由檢查通過。

二十二、江蘇省連云港市灌云縣三調作業單位北京中天博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新興華安智慧科技有限公司違規將4個坑塘水面調查為河流水面,地方各級三調辦以及監理單位均未發現

該問題涉及4個圖斑,面積35.86畝,實地為坑塘水面,按照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坑塘水面,實際調查為河流水面。江蘇省三調辦、連云港市三調辦、灌云縣三調辦以及監理單位南京國圖信息產業有限公司均未發現該問題。

二十三、安徽省宣城市宣州經濟開發區三調作業單位安徽同繪家園土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違規將9條園區道路調查成農村道路,地方各級三調辦以及監理單位均未發現

該問題涉及10個圖斑,面積156.42畝。實地為9條寬度遠大于8米的園區道路,按照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城鎮村道路,實際調查為農村道路。安徽省三調辦、宣城市三調辦、宣州區三調辦以及監理單位正元地理信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多輪次檢查中均未發現該問題。

二十四、江西省豐城市三調作業單位武漢中地數碼科技有限公司違規將灌木林地調查為水田,豐城市三調辦未發現,江西省三調辦未督促整改

該圖斑涉及土地面積196.82畝,其中189.9畝已實施土地開發項目并于2018年7月驗收為旱地。實地為灌木林地,按照三調規程應調查為灌木林地,武漢中地數碼科技有限公司違反三調技術規程,將其調查為水田。豐城市三調辦未發現此問題,江西省三調辦核查發現該問題但未督促整改。

二十五、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三調作業單位山東正元地理信息集團有限公司將園地錯誤調查為耕地,監理單位及黃島區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黃島區寶山鎮董莊,面積46.11畝,實地現狀為桃園,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果園,標注“工程恢復”屬性。2019年3月,作業單位山東正元地理信息集團有限公司未到實地核查,將該地塊調查為旱地,標注“糧與非糧輪作”屬性。監理單位廣州歐科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黃島區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二十六、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三調作業單位山東正元地理信息集團有限公司將林地錯誤調查為水澆地,監理單位及章丘區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章丘區黃河鎮吳家寨村,面積117.94畝,實地現狀為楊樹林,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喬木林地,標注“工程恢復”屬性。2018年7月,作業單位山東正元地理信息集團有限公司在調查時,將該地塊調查為水澆地,但未作標注。《關于調整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有關內容與要求的補充通知》(國土調查辦發〔2019〕7號)印發后,作業單位未按照新政策對該地塊重新調查,僅做了“種植糧食作物”的標注,地類仍保留原來水澆地,造成調查錯誤。監理單位濟南市勘察測繪研究院未對此類問題進行重點核查,沒有及時發現該地塊調查錯誤。章丘區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二十七、山東省濟寧市鄒城市三調作業單位海天地信科技有限公司將林地錯誤調查為采礦用地,監理單位及鄒城市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濟寧鄒城市中心店鎮雙橋村,面積9.03畝,現狀為楊樹林地且樹下零散堆沙,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喬木林地。2018年3月,作業單位海天地信科技有限公司在調查時,未對該地塊涉及的整圖斑進行細化分割,僅依據原地類為采礦用地和樹林中零散堆沙的現狀,將其錯誤調查為采礦用地。監理單位爬山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鄒城市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二十八、山東省新泰市三調作業單位廣東南方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錯誤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及新泰市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新泰市龍廷鎮南站村,面積13.55畝,實地現狀為農村房屋建筑,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農村宅基地。作業單位廣東南方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調查時,因無法進入建筑物內部,僅進行了外部拍照舉證,并依據該地塊2016年現狀圖部分為設施農用地,將其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杭州金奧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新泰市三調辦、山東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二十九、河南省新鄭市三調作業單位河南中化地質測繪院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錯誤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及新鄭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新鄭市孟莊鎮小石莊村,面積26.19畝,實地現狀為經營性建筑物及配套停車場、景觀綠化,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商業服務業用地。作業單位河南中化地質測繪院有限公司在調查該地塊時,未到現場進行實地調查和舉證,僅依據該地塊2016年土地利用現狀地類(設施農用地),將其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監理單位中科地星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新鄭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河南省汝州市三調作業單位河南數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林地錯誤調查為其他草地,監理單位及汝州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河南省汝州市蠻子洼村,面積29.14畝,實地現狀種植楊樹,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喬木林地。三調作業單位河南數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調查該地塊時,未按照喬木林地認定地類,將其調查為其他草地。監理單位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汝州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一、河南省禹州市三調作業單位河南省基力勘測有限公司將林地錯誤調查為水澆地,監理單位及禹州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禹州市杜崗寺村,面積204.35畝,實地現狀為苗圃,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其他林地。作業單位河南省基力勘測有限公司在作業過程中,將其調查為水澆地。監理單位河南省中緯測繪規劃信息工程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禹州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二、河南省永城市三調作業單位河南省科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園地錯誤調查為裸巖石礫地,監理單位及永城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地塊位于河南省永城市條河鄉,面積73.58畝,實地現狀為園地,種植杏樹和其他果樹,按三調規程應調查為果園。作業單位河南省科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調查時,將該地塊調查為裸巖石礫地。監理單位河南省國土資源科學研究院未及時發現并指出該問題。永城市三調辦、河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三、廣東省英德市三調作業單位中勘天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錯誤調查為其他草地,地方三調辦核查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英德市英城街道城西社區,面積63.32畝。督察核查時,實地建有4幢建筑及配套用房,分別為英德市吉利汽車維修廠、英德標俊吉利汽車專營店、英德慶鈴汽車直營店等,占地面積20畝,余下43.32畝為荒草地。按照三調規程,該圖斑應進行分割,20畝已建設部分應調查為商服用地,其余部分調查為其他草地。三調作業單位中勘天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2019年3月外業調查時,工作不認真,拍照時只拍荒草地,未拍攝有建筑物的部分,未進行細化調查和圖斑分割,將圖斑全部調查為其他草地。該圖斑在衛片上即可判斷有建筑物,但英德市三調辦、廣東省三調辦審核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四、廣西南寧市武鳴區三調作業單位南寧市國土測繪地理信息中心在調查時地類認定不準確,地方三調辦核查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武鳴區國營武鳴華僑農場,面積100.74畝。督察核查時,該圖斑實地主要種植柑橘(已掛果)、長有灌木,還有少量農民建房。按照三調規程,該圖斑應進行分割,分別調查為園地、灌木林和宅基地。4月20日,作業單位南寧市國土測繪地理信息中心將其調查為果園和林地,自治區核查時未反饋意見。6月27日,作業單位整合相鄰3個圖斑為1個圖斑,將其地類調查結果修改為旱地。南寧市武鳴區三調辦、自治區三調辦核查過程中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五、海南省白沙縣三調作業單位北京中農信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橡膠園錯誤調查為耕地,地方三調辦核查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白沙縣七坊鎮木棉村委會,面積279.07畝。督察核查時,該圖斑實地有265畝種植橡膠林,另一部分約14畝為撂荒的水田。按照三調技術規程,應對該圖斑進行分割調查,分別調查為橡膠園和水田。三調作業單位北京中農信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最初將該圖斑調查為3個圖斑,分別為橡膠園、水田、水田。海南省三調辦開展省級核查時2個圖斑通過核查,1個不通過。作業單位整改時將3塊圖斑合并為1個圖斑,全部調查為水田上報。海南省三調辦再次復核白沙縣成果時,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六、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三調作業單位武漢蟻圖時空科技有限公司將林地等其他農用地調查為耕地,江夏區三調辦、湖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江夏區梁子湖風景區南咀村,圖斑總面積407.09畝,調查為耕地。經核查,圖斑中約180畝實地為林地等其他農用地,未按照三調規程分割處理,錯誤調查為耕地。江夏區三調作業單位在影像明顯不為調查地類的情況下,未到實地核查,應舉證而未舉證,江夏區三調辦、湖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七、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三調作業單位北京蒼穹數碼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愛華勘測工程有限公司將林地、采礦用地、水工建筑用地調查為內陸灘涂,監利縣三調辦、湖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監利縣白螺鎮鳳凰村、先鋒村、楊林山新村,圖斑總面積1058.76畝,調查為內陸灘涂。經核查,圖斑中約326畝實地為林地、31.50畝實地為采礦用地、13畝實地為水工建筑用地,未按照三調規程分割處理,錯誤調查為內陸灘涂。監利縣三調作業單位外業調查不全面,舉證照片不完整,內業認定時,在影像明顯不為調查地類、且舉證照片不完整的情況下,未能及時糾正錯誤。監利縣三調辦、湖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八、湖北省隨州市隨縣三調作業單位湖北省地質局第四地質大隊將耕地調查為農村宅基地,隨縣三調辦、湖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隨縣新街鎮劉家崗村,圖斑總面積45.43畝,調查為農村宅基地。經核查,圖斑中約18畝實地為耕地,未按照三調規程分割處理,錯誤調查為農村宅基地。隨縣三調作業單位在影像明顯不為調查地類的情況下,未到實地核查,應舉證而未舉證。隨縣三調辦、湖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三十九、湖南省岳陽市岳陽縣三調作業單位湖南省國土資源規劃院將林地調查為水田,岳陽縣三調辦、湖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湖南省岳陽市岳陽縣毛田鎮孟城村的一塊圖斑,面積133.03畝。岳陽縣三調作業單位將該圖斑中的部分林地調查為水田。經實地核查,該圖斑實地現狀有90.14畝林地。按照三調技術規程,應對該圖斑進行分割,分別調查為林地和水田。經詢問作業人員,外業調查時曾到過該圖斑并拍照舉證,但未到林地部分調查舉證,導致90.14畝林地錯誤綜合到水田圖斑內。岳陽縣三調辦、湖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三調作業單位湖南省第三測繪院將耕地調查為未利用地,安化縣三調辦、湖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奎溪鎮新龍村一塊圖斑,面積28.79畝。安化縣三調作業單位將該圖斑的水田調查為未利用地。經實地核查,該圖斑現狀為水田,已種植水稻。按照三調技術規程,應調查為水田。作業單位調查人員在未走到、看到、問到的情況下,直接將該圖斑按原地類調查為內陸灘涂(未利用地)。安化縣三調辦、湖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一、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三調作業單位湖南省煤炭地質勘查院將灌木林地調查為旱地,新化縣三調辦、湖南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曹家鎮大康源村一塊圖斑,面積77.73畝。新化縣三調作業單位將圖斑中的灌木林地調查為旱地。經實地核查,該圖斑現狀主要為灌木林。按照三調技術規程,應調查為灌木林地。經詢問作業單位,外業調查時未對整圖斑進行全面調查。新化縣三調辦、湖南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二、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三調作業單位貴州省第一測繪院將苗圃錯誤調查為商業服務業設施用地,興義市三調辦、貴州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桔山街道辦事處峽谷村一塊圖斑,面積135.68畝,實地現狀有一塊面積34.96畝的苗圃,三調作業單位貴州省第一測繪院未對該圖斑進行詳查,沒有分割圖斑,直接將該苗圃圖斑與相鄰地塊合并調查為商業服務業設施用地。興義市三調辦、貴州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三、貴州省遵義市匯川區三調作業單位貴州地礦遵義測繪隊未將推土區納入推土區圖層,匯川區三調辦、貴州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貴州省遵義市匯川區團澤鎮四合村一塊圖斑,面積138.79畝,實地現狀為高速公路建設推土區,國家下發預判地類為旱地,匯川區三調作業單位貴州地礦遵義測繪隊未按照規程對國家下發圖斑的地類和邊界進行補測,直接將現狀為高速公路推土區的地塊調查為旱地,沒有在推土區圖層記錄。匯川區三調辦、貴州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四、貴州省貴陽市開陽縣作業單位貴州有色地質工程勘察公司將水田調查為旱地,開陽縣三調辦、貴州省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貴州省貴陽市開陽縣南龍鄉田坎村一塊圖斑,面積107.09畝,該地塊現狀主要為水田,田坎等水田農業設施特征明顯,種植水稻。國家下發的預判地類為旱地,變更調查數據庫中地類為旱地,開陽縣三調作業單位貴州有色地質工程勘察公司在全國三調辦有關政策已經明確的情況下,沒有按照現場田坎、溝渠等農業設施的特征和水稻種植的現狀調繪,將該水田地塊與周邊合并調查為旱地。監理單位江西省中核測繪院要求補充舉證,但作業單位未舉證。開陽縣三調辦、貴州省三調辦檢查核查均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五、重慶市梁平區將66個城鎮住宅用地圖斑錯誤標注“203(村莊)”屬性,監理單位及梁平區三調辦、重慶市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督察發現,2019年9月重慶市上報國家三調辦的梁平區國土三調成果中,將應標注為“201(城市)”或“202(建制鎮)”屬性的城鎮住宅用地(地類代碼701)標注為“203(村莊)”屬性,共涉及66個圖斑134.65畝。監理單位四川旭普信息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未發現該問題,梁平區三調辦、重慶市三調辦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六、四川省成都市蒲江縣石象湖保利·莫扎特莊園21個圖斑調查錯誤,蒲江縣三調辦自查未發現,成都市、四川省三調辦未督促整改到位

成都市蒲江縣石象湖保利·莫扎特莊園為大型商住綜合體建設項目,督察發現項目用地范圍內有21個圖斑439.95畝調查錯誤。一是將城鎮住宅用地調查為農村宅基地,涉及成佳鎮9個圖斑349.67畝。作業單位未實地查看,僅通過內業判讀地塊位于農村范圍內就調繪為農村宅基地。二是將草地調查為耕地。涉及大興鎮、朝陽湖鎮、成佳鎮10個圖斑10.77畝,作業單位調查為水澆地和旱地,實地查看為景觀綠地,應調查為其他草地。三是將草地調查為商業服務業設施用地。涉及朝陽湖鎮一塊圖斑49.4畝,實地查看僅2.85畝為商業設施,其余46.55畝為綠化草地,作業單位將整個圖斑調查為商業及服務業設施用地。四是將草地調查為交通服務場站用地,涉及大興鎮一塊圖斑30.11畝,實地查看有11.36畝為停車場,其余18.75畝為荒草地。蒲江縣三調辦在成果自檢中未能發現上述問題,四川省級核查發現并反饋了其中10個錯誤圖斑,蒲江縣三調辦未及時糾正錯誤,成都市、四川省三調辦未督促糾正到位即上報全國三調辦。

四十七、云南省安寧市三調作業單位昆明市測繪研究院將林地調查為耕地,監理單位未發現,省級核查單位提出核查意見后作業單位未整改

該圖斑位于安寧市溫泉街道,面積186.83畝,原地類為旱地,國家內業提取地類為林地,三調地類為旱地,實地督察發現,其中79.56畝為林地。作業單位昆明市測繪研究院依據國家下發的三調影像數據進行圖斑矢量化和地類判讀,將該圖斑整體調查為耕地,監理單位北京世紀國源股份有限公司未發現該問題,省級核查單位云南省地礦測繪院提出“實地核查與國家提取類型不一致的必須舉證”核查意見,作業單位未整改就上報成果。

四十八、陜西省楊凌示范區三調作業單位陜西地礦區研院有限公司將建設用地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縣級自查、省級核查均未發現

楊凌示范區楊陵街道帥家村地塊,面積15.13畝,實地現狀為具有住宅性質的三層建筑、人工景觀池、燒烤園、草坪和彩鋼棚、倉庫等,于2017年建成。按照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技術規程應調查為建設用地,實際調查為設施農用地。作業單位陜西地礦區研院有限公司內業預判地類為農村宅基地、空閑地,外業調查時,在作業底圖上把全圖斑整體標注為設施農用地。舉證拍攝照片時,繞開主體建筑物,只對地塊中彩鋼棚進行拍照,未對地塊全貌進行舉證,將建設用地調查為設施農用地,省級核查未發現該問題。

四十九、甘肅省榆中縣三調作業單位甘肅省測繪工程院將耕地錯誤調查為建設用地,甘肅省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該圖斑位于榆中縣和平鎮袁家營村,面積464.47畝。二調地類主要為水澆地,實地現狀為城鎮住宅308.13畝、水澆地(未耕)136.13畝、推土區20.21畝。作業單位甘肅省測繪工程院未按要求調查舉證,將該圖斑全部調查為城鎮住宅用地,省三調辦及省級核查單位甘肅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測繪勘查院核查發現該圖斑調查存在問題,要求進一步核實并補充舉證,作業單位未整改即上報,省三調辦也未復核整改結果即報全國三調辦。

五十、青海省共和縣三調作業單位青海中煤地測繪公司將水澆地、天然牧草地、設施農用地、商業服務業設施用地等調查為機關團體新聞出版用地,地方各級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該圖斑位于共和縣江西溝鄉,面積164.37畝。全國三調辦內業判讀地類為天然牧草地、村莊、水澆地、旱地,作業單位全部調查為機關團體新聞出版用地。實地督察核實,該圖斑現狀為水澆地2.99畝、天然牧草地27.65畝、設施農用地28.91畝、商業服務業設施用地68.42畝、機關團體新聞出版用地36.40畝。作業單位在圖斑外選擇部分地點拍攝的舉證照片,也反映存在3種不同地類,但仍然沒有結合全國三調辦內業判讀地類細化調查,錯將其中水澆地、天然牧草地、設施農用地、商業服務業設施用地共127.97畝土地,調查為機關團體新聞出版用地,調查結果不實。青海省、海南州、共和縣三調辦在核查中均未發現該問題。

五十一、寧夏固原市原州區三調作業單位西安大地測繪公司將裸土地錯調為工業用地,原州區三調辦核查未發現,自治區三調辦督促整改不到位

該圖斑位于固原市原州區彭堡鎮惠德村,面積80.8畝。據督察核查,80.8畝圖斑中約30畝為水泥磚加工廠,確屬工業用地,其余約50畝為養殖棚拆除后(2018年9月下旬拆除)的裸土地,2019年11月18日核查時表層為土質,無植被覆蓋,也沒有建設和工業生產痕跡。依據三調規程,應分割細化調查。據查,西安大地測繪有限責任公司于2019年5月對該圖斑進行了調查,將圖斑整體調查為設施農用地。原州區三調辦在縣級檢查中未發現地類錯誤問題。自治區三調辦在6月開展原州區圖斑核查時,認定該圖斑“地類認定不合理”,反饋了整改意見。作業單位隨即將圖斑整體改調為工業用地,自治區三調辦在6月30日再次開展原州區圖斑核查時予以通過。

五十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州昌吉市三調作業單位昌吉州國土資源規劃研究院將城鎮村范圍外綠化用地調查為公園與綠地,地方各級三調辦核查均未發現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昌吉市世紀大道兩側15個圖斑,面積共653.51畝,實地為其他林地、其他草地,明顯位于城鎮村范圍外,應該按照現狀調查為其他林地和其他草地。昌吉市三調作業單位昌吉州國土資源規劃研究院在《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技術問答》(第二批)之后,仍然將其調查為公園與綠地。監理單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一測繪院監督不到位,昌吉市、昌吉州自查未發現,自治區核查也未發現該問題。

五十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共青團農場三調作業單位遼寧宏圖創展測繪勘察有限公司將耕地錯誤調查為其他草地,共青團農場三調辦自查未發現,兵團核查未發現

第六師共青團農場2連地塊,面積163.09畝,實地現狀為耕地,二調地類為其他草地和鹽堿地。作業單位提供的2019年7月13日外業調查現場取證照片顯示為近期收割過的麥地,督察現場核實現狀為耕地。調查人員責任心不強,調查失實,依據二調地類將該地塊錯誤調查為其他草地,且與影像、舉證照片地類認定不一致。監理單位蒼穹數碼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時發現指出,兵團三調辦核查未發現。

上述案例反映出一些三調作業單位、監理單位未嚴格按照全國三調技術規程和工作要求開展調查和核查工作;一些縣級三調辦履行全面自查職責不到位;部分省級三調辦審核把關不嚴,督促整改不到位。涉及的地方要正視督察發現的問題,按照全國三調工作有關要求,堅決整改糾正。各地要深刻吸取教訓,認真貫徹落實各項要求,切實做到“毫不動搖、寸步不讓、虛報嚴懲”,舉一反三,對問題全面排查,及時發現并組織整改。地方各級三調辦要嚴格履行職責,按要求做好核查整改等工作,保證數據真實、準確、可靠。全國三調辦要嚴把質量關口,加大核查整改的檢查力度,督促指導地方做好各項工作。國家自然資源督察機構將結合督察工作持續開展跟蹤督察。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