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從“工業銹帶”到“生活秀帶”:黃浦江岸線轉型記

2019-12-02 15:01:26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王娟

由上海楊樹浦電廠改建的灰倉藝術空間。田方方 攝

由上海楊樹浦電廠改建的灰倉藝術空間。田方方 攝

1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上海楊浦濱江公共空間楊樹浦水廠濱江段,沿濱江棧橋察看黃浦江兩岸風貌,調研上海城市公共空間建設。在見證了上海百年工業發展歷程的老工業區,總書記詳細了解了黃浦江岸線轉型工作。他滿懷深情地指出,無論是城市規劃還是城市建設,無論是新城區建設還是老城區改造,都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聚焦人民群眾的需求,合理安排生產、生活、生態空間,走內涵式、集約型、綠色化的高質量發展路子,努力創造宜業、宜居、宜樂、宜游的良好環境,讓人民有更多獲得感,為人民創造更加幸福的美好生活。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近年來,上海市推動黃浦江兩岸貫通工作,通過濱江岸線轉型建設世界級濱水區,將兩岸公共空間營造成卓越全球城市的“城市會客廳”。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楊浦濱江南段從見證昔日輝煌的“工業銹帶”,一步步蛻化轉型成連接過去與未來的“生活秀帶”。

高起點的規劃設計

濱江公共空間為城市帶來美好生活

濱水空間為人類創造了美好生活,是全世界的共同認知。黃浦江是上海的母親河,她記載著城市的變遷,引領著時代的風潮,將上海帶入了世界濱水城市的共同話語體系。當上海的黃浦濱江遇上悉尼的海港前濱,當上海的蘇州河遇到威尼斯的城市河網,世界的會客廳在濱江空間悄然開放,讓上海的故事被全球聆聽。

上海2035城市總體規劃提出:“2035年的上海,將是一座更富魅力的人文之城。男女老幼在這里安居樂業,中外游客在這里流連忘返,各種文明在這里交融薈萃。上海將成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幸福宜居城市之一。”在這一輪規劃中,上海明確了將黃浦江兩岸地區建設成為世界級濱水文化功能帶的發展目標。

世界級濱水文化功能帶需要世界級高品質的濱水公共空間。近年來,上海市委、市政府按照“將一江一河沿岸打造成為代表上海卓越全球城市水平的標桿區域、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承載區、體現上海城市形象的著名地標”總體目標,制定大力推動黃浦江和蘇州河兩岸貫通及濱江岸線轉型工作。2017年12月底,黃浦江兩岸實現了45公里岸線貫通,同時,濱江岸線也逐漸從工廠倉庫為主的生產型岸線,轉型為以公園、綠地、開放空間為主的生活岸線。

今年1月底,上海市政府進一步出臺了《關于提升黃浦江、蘇州河沿岸地區規劃建設工作的指導意見》,批復了《黃浦江沿岸地區建設規劃(2018-2035年)》和《蘇州河沿岸地區建設規劃(2018-2035年)》。黃浦江兩岸貫通和空間品質提升工程進一步在45公里基礎上向兩端延伸;蘇州河兩岸貫通也進入了緊鑼密鼓的工程階段,一個個斷點在被打通,兩岸沉寂的廠房倉庫也逐漸熱鬧起來。

在黃浦江蘇州河工程的引領帶動下,上海其他濱水空間品質提升工作也逐步推開。原來處于城郊接合部的彭浦鎮彭越浦河,一度是市區生活垃圾外運的水上通道,近年來在所在地各部門的合力之下,水清了,岸也綠了。800年歷史的嘉定古城,保留有完整的十字加環的護城河體系,2018年6月,環城河內圈6.5公里實現了貫通,成為市民非常喜愛的休閑、鍛煉場所。今年1月,閔行區“浦江第一灣公園”正式揭牌。此外,青浦新城的21公里環城水系公園也即將落成……

據了解,楊浦濱江岸線15.5公里,分南中北三段。其中,南段位于秦皇島路以東、楊樹浦路以南、定海路以西、黃浦江以北,岸線長度約5.5公里,規劃范圍約39公頃,屬于上海市黃浦江兩岸45公里公共空間的核心區,歷史久遠、岸線冗長、資源獨特。

楊浦濱江見證了上海百年工業的發展歷程,是中國近代工業的發祥地,創造了中國工業史上眾多之最。根據2013年8月上海市政府批復的楊浦南段濱江控詳規劃,本著“高起點規劃、高品質建設”的精品意識,楊浦濱江規劃建設在充分尊重場地現狀的基礎上,采用有限介入、低沖擊開發模式,形成了“以工業傳承為核,打造歷史感、生態性、生活化、智慧型的楊浦濱江公共空間濱水岸線”的設計理念,通過發掘楊浦濱江地區百年工業傳承的文化特質,彰顯世界一流濱水空間魅力。

在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新聞發布會上,楊浦區副區長徐建華提出了楊浦濱江“后工業、新百年”的發展理念。通過全力打造“濱江國際創新帶、后工業未來水岸”,楊浦區委、區政府雄心勃勃,意圖讓世界看到一個“創新創業要素集聚、產城融合發展、歷史與現代互補共生、科技與生態高度集約”的楊樹浦國際創新帶。

上海楊樹浦驛站內工作人員整理公共服務設施。資料圖片

上海楊樹浦驛站內工作人員整理公共服務設施。資料圖片

動能轉換的變革之路

從封閉生產岸線到開放生活岸線

“兒時看到沿路廠區/是煙囪高聳入云/是管道連橫延綿/如今終得一探究竟/是百年工業煥發新生/是濱水樂趣老少皆宜/是集體記憶代代傳承/是城市更新再創佳績。”作為大楊浦土生土長的居民,在新開放的楊浦濱江走一趟后,范華忍不住在朋友圈里發了一首“打油詩”,配上驚艷的現場照片九宮格,一下子就引來了親戚朋友的瘋狂點贊和留言。“百年工業、百年市政、百年大學,這里的故事太多太多了,真的應該帶娃去看看!”她在回復中還念念不忘將楊浦濱江介紹給還沒去過的朋友。

黃浦江畔的故事的確太多了!這里有始建于1882年的楊樹浦發電廠,有始建于1883年的楊樹浦水廠,有始建于1932年的楊樹浦煤氣廠,當時都是“中國最早、遠東最大”。這里,還有上海最早的紗廠——始建于1896年的原第五毛紡織廠、上海最大的棉紡廠——始建于1921年的原國棉十七廠、中國最大的毛紡廠——始建于1932年的原十七毛紡廠……新中國成立后,楊浦的工業總產值一度占上海的26%,產業工人最多近60萬。楊浦濱江岸線,不但見證了中國和遠東工業的起步,還引領了中國工業的發軔。

然而,隨著上世紀末產業結構的大調整,曾經黃金水岸的百年工業輝煌逐漸成為城市記憶和文化積淀,楊浦濱江進入了發展動能轉換的痛苦蛻變過程。

2002年初,上海市委、市政府正式啟動黃浦江兩岸綜合開發工作。按照“還江于民”的開發宗旨和“百年大計,世紀精品”的總體要求,楊浦區委、區政府重點推進了楊浦濱江南段的基礎調研、規劃研究、產業結構調整等工作,先后啟動了漁人碼頭、世博水門秦皇島路站、上海國際時尚中心等項目建設。2013年的楊浦濱江南段控詳規劃獲批后,按照上海市黃浦江兩岸公共空間貫通工程三年行動計劃要求,楊浦區委、區政府加快濱江公共空間規劃研究、土地岸線空間釋放、貫通工程建設等工作,于2017年10月底和2019年9月底分別建成并開放了楊浦大橋以西2.8公里、楊浦大橋以東2.7公里的濱江公共空間,真正實現了生產性岸線向生活性岸線的轉變。

全線貫通開放的楊浦濱江南段5.5公里公共空間里,共建成漫步道約5886米,跑步道約5631米,騎行道約5394米,綠地面積約20萬平方米,種植苗木約20萬株、約90余種,建設公共廁所5處、停車場3處,設置移動廁所10處、直飲水和售貨機10處,規劃建設黨建游客服務中心8處。每天早晚,沿江晨鍛和散步的人群絡繹不絕。據統計,工作日每天約2500人、節假日每天約5000人,高峰期曾超過萬人。

這些人群中有居住在附近得以享受優質空間環境的市民,也不乏慕名而來參觀工業遺址和公共藝術作品的游客。記憶、工業、建筑、藝術、生活、文化交織在一起,奏出高品質的和諧光影,讓老人、孩子、情侶、學生、藝術家、建筑師、工程師都能找到流連忘返的理由。楊浦濱江岸線上,規劃保護保留的歷史建筑總計24處66幢,總建筑面積達26.2萬平方米。按照“重現風貌、重塑功能、重賦價值”的原則,楊浦區對建于1913年的明華糖倉、1927年的永安棧房、1927年的毛麻倉庫、煙草倉庫等歷史保護建筑,率先進行成街區地修繕保護,實現工業遺存的再利用、路徑線索的新整合、原生景觀的重修復。

此外,在維持建筑整體風貌的基礎上,楊浦濱江岸線還植入文化、體育等公共服務功能,在展示和傳承楊樹浦近代工業文明的基礎上,在楊樹浦路沿線著力打造博物館群落。已經建成的上海自來水科技館、中國救撈陳列館和正在規劃建設中的世界技能博物館、涵芬樓文化中心,舊瓶裝新酒,提升了建筑的可閱讀性,在實現新舊動能轉換的前提下,留存了珍貴的城市記憶,成為上海城市有機更新的示范區域。

上海楊浦濱江公共空間人人屋黨群服務站。資料圖片

上海楊浦濱江公共空間人人屋黨群服務站。資料圖片

煥發新生的水岸空間

依托工業遺存進行城市更新

“如果水有任何魔力,則取決于‘美’和‘好’在人類生活中不可分割。”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規劃建筑版塊策展人阮昕說,“‘水之魔力’其實即是人與生活的魔力,濱水空間給城市與人的生活帶來再生。”在上海2035總體規劃中的黃浦江,是上海生態網絡建設中核心的生態走廊,向水而生的楊浦濱江,則是集自然生態與人文活力于一身的生態“秀帶”。

楊浦濱江的規劃建設者,將生態文明建設理念納入楊浦濱江發展規劃,依托工業遺存和原生態特色植物,打造后工業的特色景觀帶,在不動聲色的城市微更新中,實現了水岸空間的煥發新生。他們不搞大開發、大拆建,充分利用工業遺存,把船塢、裝卸碼頭、吊機、軌道等重工業元素嵌入濱江公共空間的設計當中,形成了“三帶和弦、九章共譜、十八強音”的實施方案,打造體現百年工業文明的人文空間、體現科技與低碳結合的生態空間、體現人群需求的活力空間以及商旅文體交融的復合空間。

他們利用低洼地形,設計若干雨水花園,因地制宜地運用雨水調蓄功能和海綿城市技術,調節城市水文微氣候,創建低碳低能耗、充滿野趣的綜合環境。憑借智慧化和生態性,楊浦南段濱江入選為上海市第二批低碳發展實踐區、市級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區。

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總建筑師章明對這5.5公里的岸線十分熟悉。從最初公共空間示范段的艱難嘗試,到5.5公里的總體概念方案的一氣呵成,再到2.8公里公共空間的全新亮相,直至5.5公里公共空間的全面開放,楊浦濱江濱水空間的復興一直在他和他的團隊研究與實踐范疇。從對工業遺存全面的甄別、保留與改造、到現代技術與材料的探索、再到水岸生態系統的修復、基礎設施的復合化利用與景觀化提升。

9月28日晚上,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在楊浦濱江小船塢的船型舞臺驚艷開嗓,為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開幕式拉開序幕。光影、音樂、濃郁工業痕跡的舞臺空間,船塢獨具特色的鋼板樁墻面呈現斑駁滄桑之美,船塢塢門背后是滔滔的黃浦江水。

“通過公共空間的復興,將工業區原有的特色空間和場所特質重新融入城市日常生活之中,使之從過去人們記憶中的‘大楊浦 ’印象中蛻變而出,迎來新的身份認同。”章明認為,后工業化楊浦濱江公共空間的改造實踐為探討“濱水空間為人類帶來美好生活”搭建了很好的世界性對話平臺。

展現人文活力的城市會客廳 

打造以人為本的公共文化空間 

“楊浦濱江是黃浦江畔最長的工業遺存帶。”上海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總工程師白雪茹說,“從徐匯濱江,到浦東濱江,再到楊浦濱江,每一段都見證和參與著黃浦江兩岸的可喜變化。越來越多的市民將漫步黃浦江作為日常休閑生活的重要片段,濱江公共空間的貫通為城市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美好生活。”

在這條被稱為“中國近代工業文明長廊”的工業遺存帶上,曾經密布幾十家工廠,沿江邊形成寬窄不一的條帶狀的獨立用地與特殊的城市肌理,到處都是高高的圍墻,到處都掛著“閑人免入”的招牌,將城市生活阻擋在距黃浦江半公里開外的地方,形成“臨江不見江”的狀態。

城市空間是生活的載體。隔絕的濱江空間,是大工業時代鏗鏘粗糲的榮耀獎章,也是轉型升級艱難探索的歷史創傷。而全線貫通后的楊浦濱江,洋溢著人文活力,充滿了生活氣息,成為服務于市民健身休閑、觀光旅游的公共空間和生活岸線。

黨的十九大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在楊浦濱江公共空間貫通工程建設工作中,“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貫徹始終,高品質的建設管理和社會服務成為“生活秀帶”的新亮點。對標打造世界級浦江游覽項目的要求,楊浦區在秦皇島路世博水門、漁人碼頭、國際時尚中心等重要節點,完成三級導覽標識系統建設。為滿足市民和游客的需求,楊浦區還積極創新推進濱江黨建,堅持建站與貫通同步、服務與發展同步。包括習總書記考察過的“人人屋”驛站在內,楊浦南段濱江共規劃建設了8個黨建服務站,并成立濱江黨員志愿者服務隊,積極開展平安守護、文明勸導、便民咨詢、應急服務等志愿活動,實現“黨員在身邊、服務零距離”。

如今的楊浦濱江,昔日工業遺址已經成為了開放公共空間的有機部分,向全世界開放。這里有世界級的文化活動和文體盛事,曾舉辦過世界頂級的滑板運動碗池項目賽事。楊樹浦國際創新論壇定期在此召開,吸納全球智慧、世界見解,為楊浦濱江國際化和科技化發展提供獨特的視角和建設性思路。

10月27日,意猶未盡的范華帶著兒子再次來到了楊浦濱江。在電站輔機廠“共生構架”戶外空間,一群大朋友小朋友忙著用樂高積木“砌墻”“畫畫”。這個叫做“一磚一瓦”的親子活動,是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期間140余項活動中的一項。孩子們以“接力拼搭”方式完成的24幅作品,最終將由建筑師設計、安裝在“共生構架”的兩面墻上,成為這個公共空間藝術作品的一部分。藝術展閉幕后,來自10個國家的建筑大師和藝術大家為楊浦濱江量身定做的21件在地藝術作品將永久留在上海,成為上海世界會客廳的藝術家居,吸引更多市民和游客關注城市、融入城市、熱愛城市。

楊浦濱江,在這條“為人民而建”的璀璨秀帶上,未來與歷史相遇、城市與生活相遇、藝術與空間相遇、人與人相遇……無數次的相遇、碰撞、激蕩,故事,正在發生。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