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綠心”,讓城市更美好

2019-11-06 10:54:47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薛亮

福建福州高蓋山公園。林明和 攝

福建福州高蓋山公園。林明和 攝


閱讀提示

近年來,為給大城市“治病解困”,我國各地開展了諸多城市“綠心”實踐,其在凈化城市空氣和水環境、維護生態安全等方面的作用越來越得到重視。不容忽視的是,因城市“綠心”所處位置優越,極易受到城市建設的蠶食。專家建議,城市“綠心”發展過程中應正確處理保護與發展、生態與生產生活之間的關系,全面協調建設需求與生態保護需求、經濟效益與環境效益等諸多矛盾。

久居都市的人們誰不渴望能在咫尺之遙就擁有一片難能可貴的綠地森林與濕地水系?

隨著我國城市化快速發展,一些城市“攤大餅”式的發展模式引發了城市功能混亂、無序擴張、生活環境品質下降等問題,“城市病”多發易發。

近年來,為了應對“城市病”,“綠心”在城市規劃建設中得到越來越多應用,諸多城市或者城市群的“綠心”如雨后春筍般破土而出。“綠心”在遏制迅速蔓延的郊區化趨勢、改善人居環境、緩解城市熱島效應、涵養水源、保持水土、保護生物多樣性等方面日益發揮著重要作用。

城市“綠心”應該建成什么樣?我國的城市“綠心”建設有哪些必須正視的問題?

城市綠地與公園規劃為主體的“綠心”

業界普遍認為,城市“綠心”就是位于城鎮中心,具有一定綠量與顯著生態效果的綜合性城市綠地,也可以稱為城市的“綠色心臟”或者“綠肺”。

城市“綠心”的提出,最早源自歐美。1873年建成開放的美國紐約中央公園,被認為是第一個成型的現代城市“綠心”;1898年,英國社會活動家埃比尼澤·霍華德提出的田園城市理論,第一次明確了“綠心”與城市的密切聯系:綠地與城市公共設施成為城市的中心,并具有便捷的交通可達性。到了1958年,荷蘭制定的《蘭斯塔德發展綱要》中明確提出把蘭斯塔德建設成為一個多中心的“綠心”大都市,這被認為是“綠心”一詞的最早出現。

縱觀世界,每一座大城市都有有一顆怦然跳動的“綠色心臟”,為城市的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清新動力。紐約中央公園是曼哈頓水泥沙漠中的一片綠洲;歷史悠久的倫敦海德公園至今仍是靚麗的城市名片。

為什么要建設城市“綠心”?北京林業大學教授何昉撰文指出,一方面,作為城市中的綠地森林,“綠心”不僅可以調節城市中心地區的小氣候,消除熱島效應,還可降低城市噪音,凈化城市空氣和水環境,維護生態安全格局,使城市生態環境得到優化;另一方面,“綠心”被賦予了多樣化功能,可以滿足人們的休閑娛樂需求,促進城市社會、經濟與文化發展,為城市發展帶來前進的動力。

“宏觀意義上的城市‘綠心’可以是城市與區域層面的生態型綠地,微觀層面可以是位于城市中心區的市級綜合公園。”何昉指出,城市“綠心”概念的提出,意味著城市公園從單純強調場地空間塑造到強調以生態理念造園的轉變,代表著城市綠地從重視園藝美學到綜合性多元化發展的轉變,也顯示了城市綠地從單一的公園概念到城市功能系統思維的轉變。

目前,城市“綠心”的空間結構模式大致可分為單個城市的中心“綠心”和城市組團圍繞綠色中心發展這兩種空間結構模式。由城市規劃師、風景園林專家、植物學家、生態學家、藝術家、工程師、建筑師、社會學家等不同學科力量共同組成的設計合力,正推動著以城市綠地與公園規劃為主體的城市“綠心”不斷完善。

上海徐匯萬科中心戶外劇場。資料圖片

上海徐匯萬科中心戶外劇場。資料圖片

單個城市“綠心”有助于實現一元化城市生態結構

近年來,我國各地開展了一系列城市“綠心”建設實踐,大多以單個城市為主,其特點是規模比較大,在多元化結構城市中單獨構成城市組團,形成綠色城市中心。如四川樂山“綠心”環形生態城市、河南鶴壁淇河生態區(詳見本報2019年8月19日三版)、浙江溫州生態園(詳見本報2019年9月23日三版)、上海城市生態圈(詳見本報2019年10月14日三版)、福建福州森林城市(詳見本報2019年10月28日三版)等。

樂山市位于四川盆地中南部,地處青衣江、大渡江、 岷江三大河匯流處。1987年,重慶建筑工程學院編制《樂山市城市總體規劃》,首次提出了保留城西畫眉山約8.7平方公里的茂密林地作為城區“綠心”,城市布局呈“綠心”環狀結構,充分突出“依山傍水、山水交融”的城市特色。

到了1994年和2003年,樂山兩次進行城市總體規劃修編時,均保留了“綠心”環狀的城市布局模式,2003年的總規更將城市結構歸結為“眾星拱月”,其中的“月”,就是城市“綠心”。據了解,在城市建設中,樂山城區主要沿“綠心”呈環狀布置,通過開辟楔型綠帶,使綠心與外部環境融為一體,這就進一步提升了“綠心”的核心地位,完善了“綠心”與城市空間環境的滲透與交融。

業內普遍認為,城市“綠心”在城市發展初期是由各個功能組團圍合的空間, 隨著城市集聚逐漸向一元化的集中型城市轉變,“綠心”呈現出由不明顯的組團圍合形成。而在規劃的新城或者新區城市中,則有意識地在城市中心保留或先建城市“綠心”,城市形態直接呈現一元化城市結構。因此,“未建城、先建林”成為新城“綠心”規劃建設的新模式,如廣東深圳光明新區中央公園、河北雄安新區“千年秀林”(詳見本報2019年3月11日三版)、北京行政副中心“東方綠星”(詳見本報2019年10月21日三版)等。

2007年5月,深圳市光明新區成立,新區規劃的中央公園定位為具有獨特的田園景觀,以公共藝術創作為啟動建設策略,吸引公眾參與的集生態、休閑于一體的新型城市“綠心”。該公園位于深圳光明中心區北部,初步劃定面積為2.37平方公里,其設計試圖打破傳統公園的邊界概念,將公園與城市的街坊、社區用綠帶銜接起來。

據悉,深圳光明新區中央公園周邊的生態環境良好,北部和東部都有大的生態走廊。大的生態背景使得中央公園成為光明中心區的城市“綠心”和區域性的生態通廊,這也為創造一個現代化、高科技含量高的城市綠地生態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秉承“先植綠、后建城”理念還有2017年4月設立的雄安新區。這座“千年之城”的城市建設尚未開動之時,就優先規劃建設城市森林,以打造“千年秀林”為目標,啟動了全方位植樹造林計劃,率先讓“綠心”之美在這片充滿生機的大地上扎根發芽。

2017年11月13日,第一棵樹在“千年秀林”里被栽下,雄安新區植樹造林工程拉開大幕。2018年4月14日,《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獲批,提出要開展大規模植樹造林,將新區森林覆蓋率由現狀的11%提高到40%。從一棵樹到一片林,一年多來,“千年秀林”工程始終在穩步推進中。截至2019年4月,新區已造林17萬畝,栽植1200多萬棵樹。今年造林完成后,新區森林面積將達到61萬畝(含既有林30萬畝),森林覆蓋率將達到29%。

北京林業大學園林學院教授郭巍的研究認為,單個城市“綠心”需要以生態保護為根本,嚴格控制開發,從而保證綠心的完整性和生態效應。首先是要盡可能保持原有綠色邊界,成為城市的生態核心,提倡設置多樣的休閑娛樂設施,以提供多功能的休閑娛樂活動。同時,單個城市的“綠心”位于城市內部,與城市關系密切,“綠心”的布局應盡可能與城市肌理相重疊,使市民能夠方便快捷地通往并使用綠心空間。此外,要想發揮綠色空間的最大效益,就要建立輻射城市內部及區域的綠色生態網絡。以城市“綠心”為中心,輻射出綠色廊道,連接城市內部以及城市區域的綠色斑塊,構建綠色生態網絡。

浙江溫州生態園一角。李江弟 攝

浙江溫州生態園一角。李江弟 攝

城市組團“綠心”的生態優勢更為明顯

除了單個城市的“綠心”空間結構模式,城市群生態“綠心”近年來也頗受關注。

據了解,這種城市組團“綠心”空間模式就是建立以城市“綠心”為中心的發散型、觸角式的綠色生態網絡,保護與開發并進,增強與各個城市組團之間的聯系,在保護發展原有綠色空間的基礎上,適當提倡復合利用空間,發展多種生態復合產業,形成復合型城市“綠心”。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即是這一空間模式的典型。

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位于呈品字型布局的湖南省長沙、株洲、湘潭三市中心,面積達528平方公里。“綠心”涉及長沙、株洲、湘潭三市 10個縣級行政單位的21個鄉鎮(街道辦事處),其中長沙占57.9%、株洲占15.9%、湘潭占26.2%。

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是長株潭城市群重要的生態屏障,也是目前國內唯一一個大型城市群“綠心”。如此巨大的城市群“綠心”,在全球城市群也屈指可數。

早在2007年,國家批準長株潭城市群為“全國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2011年,《綠心總體規劃》獲湖南省政府批準實施,將“綠心”地區功能定位為:“長株潭城市群生態屏障、兩型社會生態服務示范區”。到了2012年,湖南省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湖南省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地區保護條例》,首次以立法的形式對長株潭生態綠心進行保護。2018年,湖南省長株潭兩型試驗區管委會修改《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地區總體規劃》,明確將“綠心”劃分為禁止開發區、限制開發區、控制建設區3個層次,推進“綠心”總體規劃、城鎮規劃、土地利用規劃、產業發展規劃“四規合一”。同時,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未經法定程序不得變更規劃,從根本上解決“綠心”地區規劃編制主體間、專項規劃間的銜接缺位問題。

數據顯示,近5年來,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生物多樣性顯著提升,區域內植物、動物和微生物種類及數量呈增長趨勢,嚙齒目動物及雉類動物增長顯著;初步形成了森林城市生態體系,治污減霾能力提升。

截至2018年底,長株潭城市群生態“綠心”森林覆蓋率比2012年提高4.41個百分點,森林蓄積量也在提高。生態價值不斷增加。據監測分析,“綠心”地區森林2018年為全社會提供涵養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釋氧等生態服務功能價值12.82億元。

郭巍指出,對比單個城市的“綠心”,這種復合型城市“綠心”必須重視區域“綠心”的邊界。對于“綠心”而言,一般與城市的交接地帶以及“綠心”內部的山地與水域交接地帶往往具有特別的邊緣效應和價值,城市“綠心”的生態性、功能性在這些邊界地帶表現得尤為明顯。

同時,由于城市組團“綠心”面積往往較大,邊界越是具有活力,越是能夠滿足人們方便使用,進一步吸引人們進入“綠心”內部。他建議建立“綠心”大都市的綠色生態網絡,將具有“綠心”的城市組團以“綠心”為中心,發展與“綠心”連接的發散式綠色廊道,共同形成遍布城市組團的綠色生態網絡。同時,在“綠心”與城市交接地帶設置一定的商業和休閑娛樂活動,綠色穿插其中,逐步滲透。

多管齊下確保“綠心”生態本質

城市“綠心”往往位于城市內部的幾何中心位置或者位于多個城市之間,具備非常好的區位條件。正因如此,城市“綠心”往往是最容易受到城市建設蠶食的地區,從而成為利益矛盾最突出的地區。

發展之初的長株潭城市群“綠心”確實面臨著這樣的問題。資料顯示,“綠心”建設規劃提出以來,長株潭三市之間的“綠心”隔離地帶并沒有得到控制,反而在迅速縮小。同時,伴隨長株潭三市城市化進程的加速,受各自利益的驅動,三市城市空間快速向“綠心”蔓延,各類房地產開發、交通建設、產業項目不斷侵蝕“綠心”地區。比如房地產開發商紛紛搶駐“綠心”區內暮云鎮這塊寶地,京廣鐵路、長潭西高速公路、滬昆高鐵等重要干線穿境而過,這些都在分割著“綠心”。

長株潭城市群“綠心”面臨的問題并不是孤例。隨著四川樂山城市“綠心”的不斷發展,這一片近10平方公里的生態綠地也成為了被覬覦的“香餑餑”:“綠心”周邊的單位和個人在項目建設過程中存在侵占“綠心”土地現象;“綠心”內部分村民存在亂搭亂建問題,使“綠心”土地逐漸被蠶食。

此外,樹木因生長速度快導致土地貧瘠化,使“綠心”生態存在退化風險;“綠心”內存在亂砍濫伐、擅自采砂、取土、破壞綠地等人為破壞現象;“綠心”的保護、管理存在法律法規缺位、職責不清等問題;“綠心”內原住農民的生產生活受影響等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也隨著時間推移和城市“綠心”建設的發展變化慢慢顯現出來。

因此,如何在城市“綠心”發展過程中處理保護與發展、生態與生產生活之間的關系,如何協調建設需求與生態保護需求、經濟效益與環境效益等諸多矛盾,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有專家認為,正確對待城市“綠心”的發展建設與保護修復之間的關系,首先應立足于全域公共利益嚴格保護。“綠心”中的山地與水域的交接地帶通常是環境敏感地帶,溪流、池塘、湖泊、濕地到江河組成完整的水系統,又與附近的土壤、地形、植被緊密聯系,對維持農田、牧場、果園、城市水源、城市防洪、城市環境等影響重大,是維持“綠心”健康生態系統的關鍵地帶,在山地與水域的交接地帶尤其要嚴格保護。在此基礎上,突出“綠心”地區土地利用方式的多樣性,從而達到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的協調與統一,正確認識“綠心”地區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挖掘綠心地區核心價值、促進綠心“價值化”,避免以開發區的模式對綠心進行大規模建設。

同時,要通過相適應的產業,保持適當的經濟平衡,可利用“綠心”地區的生態環境優勢引入一些高端產業,如會展、園藝博覽、體育休閑等項目,形成城市新的重要功能區。但是強調土地利用的多樣性的同時,應合理確定“綠心”地區的空間形態與總體布局,通過對規劃區環境容量、環境承載力的分析,從開發建設強度、項目類型控制等方面指導“綠心”的建設,確保“綠心”的綠色本質。

此外,還應探索“綠心”地區的生態補償機制和全社會參與的保護模式。通過建立科學合理的生態補償機制,制定相應的補償辦法,逐步提高“綠心”地區生態補償標準,有效帶動當地居民和社會力量對“綠心”保護的積極性,并積極引導全社會參與“綠心”保護和建設,建立“公共財政投入為主、鼓勵社會參與融資、多渠道為輔”的資金投入機制,培育和建立全民參與、各級政府配合的全社會保護和建設城市“綠心”的良好社會氛圍。

當前,城市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人的棲息地,人們一邊享受著“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另一邊卻比任何時候更渴望把充滿生機與活力的自然接納進城市。從這個意義上說,以自然為主體的“綠心”——這片充滿生命力的地方,正在讓城市更宜居和可持續發展。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